首页资讯快报人物专栏女性创业伊人职场伊人服饰美容护肤美体瘦身伊人健康情感空间星相占卜
女CEO女富豪女名人职场策略理财高手管理顾问经营之道服饰搭配流行单品绝美图库精彩专题
 
 
 
 
 
世界经理人 > 女性经理人 > 服饰> 时尚前沿  
旷世妖妇:穿越时尚通道的“金子”[图]
《女性经理人》lady.icxo.com ( 日期:2004-06-07 08:57)
Ctrl+D 收藏本文

 
 
 
 
———————————————————————————————————————————
———————————————————————————————————————————

hspace=0

  金色足以穿越拜金女郎的心灵,珠光足以穿越贵妇的指环,精致剪裁足以穿越顶级裁缝的剪刀与衣装线条,高跟鞋的声音足以穿越夜空,香水的芳香微粒足以穿越空气……而时尚足以穿越一切,但谁也无法捕捉其管道所在。

  随着地球的转动,最后一缕阳光穿破曼哈顿的密集摩天楼,透洒在《纽约时报》大楼的窗户前,该报的时尚版记者盖·特里贝(Guy Trebay)忽然灵机一动,把那场在米兰城举行的GUCCI秋冬时装秀的报道,添上最后的一笔:“一种休·海夫纳的声名狼藉与快活欲盖弥彰地反衬着汤姆·福特告别米兰的惆怅。”在他把这篇混合着1970年代和2004年的多种味道的稿子交付版面编辑的时候,纽约城华灯璀璨;米兰城却早已入夜,年轻的意大利时尚男女围绕在10 Corso Como外兴奋地感受着新一季的时髦气息之时,文艺复兴时期那种源自佛罗伦萨的“飘逸的空气”,仿佛又回到了米兰城。这是2004年的春天,古老的欧罗巴如今的名字叫“欧盟”,一件意大利Dolce & Gabbana服装与一件法国Chanel饰物都采用着同一的货币标示,发生在马德里的爆炸声仿若就在巴黎郊外。同样,在香榭丽舍大道的橱窗中的风尚陈设以及香水味道,巴黎贵妇的高跟鞋踏出的嚓嚓声,都如同阳光的次第抵步般,一夜之间,便会在远东的都会:东京、香港和上海如出一辙地上映。

  也许,无论是卡尔·拉格菲尔德、乔治·阿玛尼、马克·雅各布斯、海姆特·朗还是更年轻的海迪·史利曼,都愿意相信:阳光、空气和时尚,是这个世界永不疲倦的三个元素。一个名为“时尚的通道”在这个地球冥冥中存在,透过它,一切年代的时装文化元素、一切物理意义的物料、一切剪裁的手艺与设计的灵感,都将会调和在一起,以一种幻觉陶醉的形式穿越时空距离,直达那些时尚人群(Vogueish People)。

  埃及艳后的回廊

  “一个旷世不遇的肉欲妖妇。”莎士比亚在《恺撒大帝》中对埃及女王克丽奥佩特拉(Cleopatra)毫不留情的描述,成为20世纪福克斯投资拍摄影片《埃及艳后》的商业原动力。1962—1963年夏天,这部史上制作最华丽的巨片在欧美上映时,这家公司惊讶地发现,1963年并不属于他们,即便有伊丽莎白·泰勒的惊艳演出,即便后来该片视觉效果有如今日的《魔戒》(夺得了第36届奥斯卡最佳摄影、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和特殊效果4个奖项),他们的票房仍然招来惨败。

  但这部片似乎有着超越票房的神奇魅力:它成就了伊丽莎白·泰勒,她成为《福布斯》杂志前主编马尔克姆张扬他“拥有一切”的“情人部分”,汤姆·福特也曾表示过对她的迷醉;它字字珠玑,克丽奥佩特拉对恺撒所言——“我们会成功的,用你的梦想,你的野心”,“你的命运不仅是你的,也是我的”,这样的言论与女权运动几近吻合;它的舞台布置与服装设计同样充满着金色、皱褶、绿宝石与天鹅绒的神秘复古华贵感,作为彩色影片的它以其超越时代的电影工艺完全盖过了那些维系黑白的保守派电影的风头。

  40年后,在2004年春天,埃及艳后再次穿过她的回廊,她带来的并非埃及的麦子、黄金、花岗石、大理石或是人力,而是由马克·雅各布斯和他的路易威登同事们创造出来的带有“埃及艳后”金灿质感的箱包、服装、鞋子和佩饰。可惜的是,伊丽莎白·泰勒已年届70,幸好,他们找到了更好的超级模特——人称“古埃及女王再世”的美国姑娘内奥米·坎贝尔。一系列广告以埃及沙漠为背景,猛烈的阳光下,线条硬朗,明暗对比把他们想要呈现的产品效果如同宝石般完好地衬托出来了,有些单元甚至故意营造出镜子般的阳光折射效果——它与其他本季所有时装广告都不一样,路易威登的埃及沙漠和艳后风席卷所有都市核心时尚商业区,他们再次让所有人都记住了这一季。

  英国The Face杂志在总结2003年时,把路易威登的艺术总监马克·雅各布斯选为年度赢家,评论说:“这是马克·雅各布斯的世界,我们正好活在其中。”他们煞有介事地以马克为“中心格”制作了一张关系图,涉及其中的包括:Bling女郎J·Lo、“教父之女”导演索菲亚·科波拉、老板贝纳阿诺、设计师Stephen Sprouse和村上隆等。尽管语气夸张,但立场显然独立,更显示出马克的创造力和内合外交的能力。

  在路易威登网络今年撒向埃及,从埃及艳后身上寻到灵感的时候,巧合地,在巴黎2004春夏时装周上,克里斯汀·迪奥高时装的设计师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把狮身人面、法老面具、马头兽角等与铺张的金色、各种埃及图案图腾都糅合搭配于一体,同样震住了整个巴黎城。让人联想的是,克里斯汀·迪奥和路易威登同属如今的时尚超级集团LVMH,但在普通时尚人群仍然无法触摸到LVMH集团的商业灵魂的时候,起码让他们津津乐道的是,今年整个时尚回廊,满是埃及的影子。

  穿上穿下之间

  “旅行者可以从海风中嗅到香料的芬芳。”精于巴洛克文风的英国文化历史学家小约翰·威尔斯在其《1688年的全球史》书中如此描绘当年的世界超级大城市阿姆斯特丹,在1688年,“它成为来自世界各地的奢侈品在欧洲的最集中、最重要的集散地。”

  是阿姆斯特丹,而不是如今的巴黎、米兰、伦敦、纽约或者日后的黄金交易枢纽中东迪拜,通往时尚帝国的时空管道并非人们在穿上穿下之间动作一成不变。

  ——那里,充满颠来覆去的可能。如同复兴年代中的1965年,一个美联社记者注意到,“许多越是过时的东西,越是又变成了时髦的东西。”1960年代与1970年代之间的年份差距有时只是袖口与衣领的距离。

  ——那里,灵光碰撞的因子可遇不可求。正如1954年的一天,时装设计师休伯特·德·纪梵希正等着奥黛丽·赫本小姐,她的脱俗优雅让设计师大感意外,进而才情大发,他为她塑造出《窈窕淑女》的经典纯洁形象,她为他锁定纪梵希的永恒基调。我们得感谢灵光的忽然降临。

  ——那里,总有一些人充当着标志性的时尚模板角色。如同杰奎琳·肯尼迪之于1963年的美国,威廉·曼彻斯特这样记下:“时髦式样是看她而定的——圆顶帽,尖头细高跟鞋,头发的长度仅及耳下,微微卷曲蓬起。裙子刚过膝盖,没有腰身的紧身套衣很流行,这一切都非常女性气。”

  ——那里,最高雅的生活方式都磨难重重。曾以貂皮大衣号令一时的高时装如今在成衣的压力下,已经气喘吁吁,华伦天奴(Valentino)对他的助理裁缝们说:“我们这儿需要一些新人,因为我们变得年老了。”

  ——那里,满眼是“无深度的后现代城市景象的光泽”,大都会的宫殿、购物大道、精于推广的商人和跃跃欲试的人群构筑着一个讲究的华丽舞台。诚如巴黎,《卫报》以其一贯的辛辣之语,说:“巴黎有着这样的特技:它以耀眼的才能把一条丝绸薄纱标上Valentino之类的牌子然后标价3万英镑,但这条薄纱看上去和那些从巴西性商店拣出来的并无甚过人之处。”

  ——那里,手法是拼贴的、折衷主义的、怀旧的、欣快的以及一切后现代主义的模仿;风格是闪亮的、虚幻的、颓废的、多元的,诚如时尚哲思者伊丽莎白·威尔逊在《伦敦:潘多拉》所言:“一种被迫的风格多元主义。”

  ——那里,居民极易懈怠,常常变幻无常,他们构架在一个被剥夺了感觉的世界中。

  那里是如此的内涵丰富,都显得难以像控制一个政权般单单通过国家机器便可以掌控,到底谁能获得掌控权?

  通道的掌控权

  “时尚一会儿强调女性身体的这一部分,一会儿强调另一部分,都是为了防止男人变成性厌烦者。”状如詹姆士·雷沃和J.C. 弗路格尔的“性感区转换”理论,这些服装史学家都在力图说服,是性别、是男人在掌控着时尚趋向。在他们眼中,极度老实的物料创造出令人迷醉的、显示性欲的身体,这便是时尚演化的原动力。

  可是,把一切还原为男人与女人,对于那些掌控着这一季的时装设计师们来说,太多的细节在这样的空洞理论下被掩盖。他们更愿意看到那些从灵感源泉中来,最终呈现在时装身上的闪光点。

  就像是故意构建他们与时装记者的报道话题一样,设计师们常常声称,他们如此这般,均是有根有据,记者们便如获至宝地围绕那些“灵感所在”,添油加醋一番。在我所拿到的2004秋冬时装新闻稿上,这一季的Roberto Cavalli源自“文艺复兴时代宫廷风味”、Dolce & Gabbana源自“Helmut Newton的作品”、Versace源自“1930年代经典建筑和澳洲王朝”、Louis Vuitton源自“1950年代的甜美女孩”、John Galliano则源自“南北战争”……有意思的是,参与巴黎时装周的2000名记者,凭借他们的个人见解或是人云亦云或是公关稿的闪烁其词,让我们最终得到关于这季度的时装周印象,杂乱无章又缺乏调度。但即便如此,大众仍然只能处于媒体控制的通道下将信将疑。

  “我出席了一个商业银行组织的派对,出席者为英国最富有的100人。我觉得当一只墙上的苍蝇都很荣幸。”自认是“苍蝇”的英国议员布莱恩·赛奇摩尔,早在1988年,他便如此批判“大消费的梦幻”,那年,英国财政大臣杰尔·劳森提交了一份削减个人所得税高额部分以鼓吹个人消费的预算案。经济杠杆成为时尚的调度力量,其实更早,1960年,《金融时报》便报道说:“时髦来到了市场。”

  在英国保守派反感奢华消费的同时,法国人正在为他们的“国粹”——高时装身上独有的法国贵族气而操心,在迈入1990年代后,这种贵族气正在那些有钱而没品味的美国人、中东石油大亨、俄罗斯人等“新顾客”簇拥下益发平凡,他们叹道:“阶级味散去,剩下的是金钱的铜臭。”

  经济亦非一切。社会心态常与文化形态和政治相连。1959年意大利风格在全球大推销,伴随的是《罗马假日》和那辆号称“车轮上的珠宝”的维斯帕踏板摩托车;1965年,伴随时装设计师哈代·艾米斯的口号,“孔雀革命”忽然成为启动男装风尚的先驱;1960年代还时兴切·格瓦拉的T恤衫,与此相伴随的是风涌全球的革命运动,还有年轻心态,《生活》杂志在有关1960年代的一期专辑报道上说:“正如人们一度都想要有钱,现在人人都想变得年轻或显得年轻。服装式样、电影、书籍、音乐,甚至政治,都是倾向青年的。”承袭过往,1980年代早期掀起了“用时装表态”运动;1990年代是不顾一切的奢华风;“9·11”之后,忽然全球一片黑色风尚……

  “时装已不再局限于穿的衣服,它指向一种心态、一种姿态、一种完整的生活方式。”文化评论家汤姆·奥德怀尔在1984年的果敢说法如今越发成为共识,涵盖更多的生活方式至少在受众眼中,掌控着时尚的通道。

明星在线 娱乐图库 流行音乐 电影预报每日娱乐志

来源:SOHU

社区重磅话题 相关阅读

 调查京城名品折扣店 实惠名牌两全齐美[图]
 04-05秋冬CPD女装流行ABC[图]
 CHANEL的经典诱惑 斜纹软呢[图]
 澳洲时装周Mad Cortes展示2005
 时尚潮流:沸沸扬扬的“平胸文化”[图]

博客推荐 热门下载
 
 
 
女性经理人